成人高考20年规模缩小10倍 部分省份已取消

57岁的老张是“50”后,1984年参加成人高考,获得会计大专学历。拿到学历的第3周,单位就开始选拔基层干部,老张凭借学历优势成为财务科干部。回想起多年前的成人高考,老张说,“当年报名成人高考、自考的人太多了,别说考试,连报名都要排几天的队。”老张说,成人高考前,单位先组织学习了一段时间,而考上后的学习费用都由单位报销。

今年50岁的郑军中学毕业后,就进入妈妈所在的工厂做工人,后来接触到夜校的学习方式。由于爷爷曾经从医,父亲建议她业余学医。于是,在上世纪80年代她参加了西安医科大学的夜大,三年的学习中自学完成十几门课程考试,最终拿到临床医学大专文凭,此后就在西安城北开了间中医诊所。

“开学第一个学期,每次上课时60多人的教室都坐不下,要从隔壁教室搬凳子来坐。”郑军回忆起当年在夜校学习的情景,“不少人要搬着板凳坐在过道里,其中有的是在这个专业相关的单位上班,有的是自学之后,才开始进入这个行业。还有的人只是个人喜欢,就来学习。每次考试如果通不过,有一次补考的机会,有的人十年八年都没有考过。开学时一个班七八十个人,但三年后毕业时,就剩十几个人,最后可能仅五六个还从事这个行业。”

“这种学习方式不分年龄、不分单位,在那个年代,很适合当时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人。”

郑军21岁的女儿、去年从培华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专科毕业的郑晓星,成了她的好帮手。而郑晓星和妈妈一样,通过成人高考的方式,进入西安交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临床医学专业继续学习。

今年45岁的老丁在西安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了近20年,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需要提升学历,还是在2010年。老丁所在的建筑公司通知大家可以考一级建造师和工程师资格证,获得证书后每年收入能增长五六万。老丁说:“我们报名后却接到通知,说信息填报失败,必须是本科学历,有的甚至还要求必须是研究生学历。和同行交流时,才发现以前那个单纯靠技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学历是个门槛,过不去就面临被淘汰。”

近几年他还发现,“单位新招聘的大专以上学生,起薪四千多,比我们这些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员工还要高。让我觉得自己真是老了。”

去年秋天,老丁和几位同事一起通过成人高考进入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,开始了业余学习。同学们大部分都是四十多岁,遭遇着一样的困境。

老丁说:“大家都是工作之余来学习,不仅能充电,还有很多共同语言。但有时十几个人当中,只有四五个人来上课,老师都比我们年轻很多,也不好管这些‘老人们’。不少人说成人高考很简单,混混就出来了,很多人也是报个名就只来几次。但我还真想抓住这次机会,好好学一下。”

1982年出生的严超19岁时中专毕业,进入西安开元商城做营业员,学工商管理的她,柜台前一站就是四年。

工作第四年,严超选择了再次捧起课本。2005年10月,她走进成人高考考场,最终成绩超过分数线多分,被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工商管理专业专科录取。

考上西北大学大专后,严超赶上了开元商城第一次面向一线员工公开竞聘管理人员,“也许是幸运吧,那一次改变了我的职业路线,我经常想,如果当初没有选择这条路,就不会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机会。如果当时没有继续学习进步,我也许在商城里做一个默默无闻的营业员,站到现在。”随着岗位的变化,大专文凭也开始不够用了,严超第二次走进了成人高考的考场,这次读成人本科。很顺利,她再次进入了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本科业余班。

2011年,29岁的严超如愿取得了本科文凭。现在的严超,已经是开元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副主任,西安国际医学投资有限公司团委副书记。

90后的胡杨2010年高考失利后,选择了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酒店管理专业就读,专科。2013年他毕业留校做行政工作。同年报考成人高考,翌年进入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汉语言文学业余班学习。

“成人高考现在还有吗?不是早就取消了吗?国家会不会不承认成教学历呢?”这是胡杨最常听到的问题,“很多人对成考学生有误解,也有偏见。但任何年龄段都有进步的需求,我每次都告诉他们,国家办的统一考试,怎么会不承认呢?”

胡杨介绍,目前成人教育学制为两年半。每周末12个课时,每年学费两千多元,毕业论文要求和统招本科生差不多,为8000字左右。“从入学到毕业花费在六七千元左右,差不多是一个统招本科花费的四分之一,因此成人高考对很多人来说,是一种再次实现梦想的好办法。”

能否顺利通过成人高考获得学位,时间冲突是最大的问题。“中途退学或无法完成学习的情况比较普遍。”胡杨说,“有的学员考试时在单位请不了假。还有工作太繁忙多年无法来学习,主动提出要删除学籍的。”胡杨说。(华商报记者 任娇)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